雜誌精選》九曲堂傳統市場再生計劃 老靈魂內的新食尚

雜誌精選》九曲堂傳統市場再生計劃 老靈魂內的新食尚

超過50年曆史的九曲堂公有市場,爲目前大樹區最熱鬧的傳統市場,是在地人生活的一部分。(攝影/王亭雲)

走進逾50年曆史的九曲堂公有市場,人們忙碌張羅生活所需,看似平常的日常景象,菜脯囝蔬食、Mr.Bear X 草仙生與壽司小姐等7、8年級生老闆,正悄悄用新滋味翻轉老市場,爲市場注入青年力,增添不同風貌。

大羅金仙異界銷魂

「九曲堂」位於屏東與高雄交界處,隨處可見鳳梨田,種植鳳梨歷史已超過百年。日治時期的九曲堂車站,原作爲運送旗山香蕉與糖等農產品的交通樞紐,後又因鳳梨罐頭產業而盛極一時。九曲堂公有市場就位於車站不遠處,爲目前大樹區最熱鬧的傳統市場,串起在地人情感連結與生活習慣。

法兰合作萧敬腾 阿信「断了」开黄腔

九曲堂市場菜脯囝蔬食。(攝影/王亭雲)

一個攤子爲地方改變帶來力量!「菜脯囝蔬食」是早市裡少見的蔬食料理,老闆黃曉思熱衷餐飲業,回鄉一圓創業夢想,3年來雖然生意穩定,但不理想的攤位環境,讓她興起了整修的念頭,不料因家裡反對而作罷。直到黃曉思順利申請「市場青年創業補助計劃」,獲得高雄市政府的補助後,才成功完成改造,整修後的店面變得乾淨又明亮。

經發局說,和青年局聯手推出的「市場青年創業補助計劃」,希望吸引創業青年進駐,活化老市場,截至目前共協助高雄5個公有市場、28名青年攤商,期待新舊能量在傳統市場中交流激盪,一同實現「青銀共市」的理想。

菜脯囝蔬食獲得市府計劃補助後,順利改善店面環境,改造後店面乾淨明亮,與之前相差許多。 (上圖改造前:菜脯囝蔬食提供;下圖改造後:攝影/王亭雲)

如今小小的店面,需7名人力才忙得過來,每日新鮮製作、限量販售,連當初不支持的阿嬤,也來當義工協助,哥哥與2名友人也都成爲共同創辦人,一起開發多達20多種臺式與義式口味餐點,其中芋泥鹹蛋吐司、青醬菌菇烤餅賣得最好!黃曉思期待,傳承老市場文化同時,也能有結合年輕人的創意改變。

环保葬夯 金宝山批泯灭人性

菜脯囝蔬食小小的店面,有多達20多種臺式與義式口味餐點,芋泥鹹蛋吐司、青醬菌菇烤餅最熱門。(攝影/王亭雲)

妇人退休失重心失眠 颅磁刺激达减药效果重拾新生活

「既然有攤位,爲什麼不從早賣到晚?」黃曉思的哥哥黃富昌,在菜脯囝蔬食收攤後,再繼續經營甜點品牌—「Mr.Bear X 草仙生」,從下午開到晚上,燒仙草甜甜的好滋味,也爲在地居民找回兒時味!現在品項陸續增加了凍圓、剉冰與飲料等,並結合外送平臺拓展客源,利用數位行銷增加曝光。

《电周边》广达力守10日线 H2将迎AI伺服器强劲成长

躺著也中槍!網紅大鬧家樂福、全聯… 《型男大主廚》詹姆士衰被波及

Mr.Bear X 草仙生的燒仙草配料十分多元,夏天也陸續新增凍圓、剉冰與飲料等冰涼甜品。(圖片提供/Mr.Bear X 草仙生)

目前夜晚的九曲堂市場,僅有Mr.Bear X 草仙生攤位燈光還亮着,黃富昌坦言,還需要時間耕耘,努力把在地人的胃口留在這裡!但他相信會越來越熱鬧,現有6至7名在地青年也想申請補助計劃,彼此將互相協助,大家一起圓夢。

而以攤車方式進駐市場的「壽司小姐」,老闆謝小姐在外讀書工作長達15年才返鄉,由於特別愛吃壽司,決定勇敢創業一次!爲節省開銷,改造老攤車、研發菜單、網路行銷等,全都一人包辦,每天現做新鮮壽司,下午3點市場開賣。

汽车早参

每天新鮮食材現做各種口味新鮮壽司,下午3點市場準時開賣!(圖片提供/壽司小姐)

爲什麼不是「10元壽司」?爲什麼壽司口味不能挑?初期她只能一個個向客人去解釋,久而久之,越來越多人捧場,也得到不少讚美鼓勵,讓她感到溫暖,「這是市區感受不到人情味!」她期待市場環境能更乾淨舒適,串連附近景點帶動觀光,讓更多人認識九曲堂。

品观点|南山人寿首创「癌症重粒子治疗」保障 减轻精准医疗自费压力

淺尾魚 小說

以攤車方式進駐市場的「壽司小姐」。(圖片提供/壽司小姐)

• 菜脯囝蔬食

電話:0981-998-701

北检办兴航案 传唤中保发言人朱汉光

武道大帝 小说
一品幻灵师:邪王宠妻无下限 小说

地址:高雄市大樹區新社街(九曲堂公有市場113號攤位)

波兰境内遭飞弹击中酿2死 泽伦斯基:不是我们的飞弹

時間:週二至週日05:00-12:00

fb:菜脯囝蔬食

• Mr.Bear X 草仙生

電話:0933-393-813

特種軍醫 小說

地址:高雄市大樹區新社街(九曲堂公有市場115號攤位)

時間:週一至週六12:00-20:30

fb:Mr.Bear X 草仙生

• 壽司小姐

電話:0916-492-872

地址:高雄市大樹區中興街51號(九曲堂公有市場)

時間:週一至週六15:00-售完爲止

fb:壽司小姐

本文作者:王亭雲

日逃亡49年炸弹客病逝!才投案 「想以真名过完最后日子」

《高雄畫刊》2022/05